安吉余村演绎人与自然和谐的故事:一个山村的

  • 时间:
  • 浏览:110

  4月,安吉余村“两山”示范区总体规划正式通过省、市专家评审。这意味着,余村拉开了与周边村庄、天荒坪镇区特色互补、协同发展的序幕。这片面积17.7平方公里的区域,正向着生产、生活、生态深度融合的方向迈进。

  10多年来,这个“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诞生地,以自身对绿色的坚守和诠释,实现了从卖石头到卖风景的转变,成为生态文明建设之路上的一个坐标。

  从生态觉醒、生态自觉到生态自立、生态自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为余村人指明了方向。

  余村的两山会址公园里,新摆了12幅海报,展示村庄从关停矿山、治理环境到发展乡村旅游、打造景区村庄的进程。

  靠着绿水青山,2017年,全村经济总收入超过2.5亿元,村民年均可支配收入近4.2万元。村党支部书记潘文革笑说:“现在再让村民回去开矿,可没人愿意。”

  上世纪90年代,余村靠山吃山,开了3个石矿,办起一家水泥厂,村民收入迅速增加,村庄一跃成为全县闻名的首富村。但快速发展背后,隐忧同样存在——经年累月的石矿开采,带来了资源浪费、环境污染、生态恶化等问题。

  可持续发展成为共识。2003年,安吉提出创建全国首个生态县。余村相继关停矿山和水泥厂。村两委班子定下一条规矩:无论人居环境怎么改变,产业怎么发展,生态保护是首位。

  一袋垃圾的处理方式之变,见证余村保护环境的决心。早在2013年,针对农家乐数量增多、垃圾清运量增大等情况,村里花费40余万元购买了厨余垃圾处理机,并向每家每户发放不可回收、厨余、有毒有害3个垃圾桶和可回收垃圾筐。当年底,全村垃圾日产量便降至20吨左右,同比减少20%。

  对山林、溪流、农田等自然资源,余村也坚持严格的保护制度。今年4月,一个房车露营项目在村两委劝导下退出,原因是项目本身虽没有污染,但基地建设时需要平整部分竹林、硬化小块土地。潘文革说,这两年,像这样的项目,余村已陆续拒绝了三四十个。

  如今,走在村里,青山环绕、流水潺潺、屋舍俨然、村容整洁。人们精心呵护的好生态,为村庄带来源源不断的发展活力。

  “一根竹子‘吃干榨尽’,能卖出50多元。”跟随村委会主任俞小平的步伐,沿环村绿道走向天目山余岭,一路上,翠竹摇曳、鸟鸣悠悠。

  早先为追求毛竹产量最大化,村民大量使用农药除草,导致山间野生动物减少,溪水被污染,卖竹子、竹笋的效益也不高。现在为保护生态,村里严禁喷洒农药、提倡自然堆肥,溪流恢复清澈,野生动物多了,产出的竹笋更加绿色优质,每年初春时节能卖到每斤10元的高价。

  “山还是那座山,换种思路,效益天差地别。”俞小平不无得意地说,去年5月,村里还流转了6000余亩山林,发展林下经济。

  绿水青山间,生态农业风生水起之时,余村人正在开展新一轮生态旅游产业布局:对村民新建、改建房屋进行严格控制,引导农家乐从量的扩张转向质的提升;同时将乡村旅游与生态农业、文创产业等融合,鼓励村民从事旅游讲解、民宿管理等多种职业,实现差异化、个性化发展。

  不久前,余村还与安吉县文旅集团签订战略投资协议,将全村打造成为集考察培训、山地运动、健康养生等于一体的旅游综合体。

  起因在于去年11月的几场暴雨,让村庄过度城市化的问题暴露无遗。“房前屋后全部被水泥硬化,村道与农田、绿化的连接也被基石阻隔,雨水无法下渗,也不能外流。”俞小平说。

  农村要有农村的样子。为此,去年底,余村着手流转500余亩农田,严禁任何项目入驻,并将水泥厂原址周边近180亩地进行复垦,种植樱花、向日葵、荷花等,打造五彩田园区。

  为破解排水问题,村里还打算打造海绵村庄,每隔50米左右在路边上开一个生态沟,让住宅区域与农田、山林自然过渡,并在五彩田园区、两山会址公园等景点设计蓄水草坪。变化虽不大,但蕴含的却是余村人对山水林田湖的自然格局以及人与自然生命共同体的深刻认识。“保护是为了更好的发展,‘慢’下来也是为了更高质量、更高水平的发展。”俞小平说道。

  夜幕降临,余村灯火通明,妇女们在广场上跳着健身排舞,老年人门球竞技正酣,文化礼堂前的广播里,传来村民李俊贤创作的村歌:“绿水青山,述说了今天的来之不易。祥和余村,诠释了新世纪的家园。”

  “围巾村”站在“互联网+”的风口,村民们探索全新营销模式,他们认为这或许是舍东村的新“钱”景。

  通过“无中生有”的模式创新,大陈村找到了符合自身发展的乡村旅游“快车道”。如今大陈村已有约...

猜你喜欢